2018年流星雨日历中文版

叮咚~经过了几个月的努力,国际流星组织的《2018年流星雨日历中文版》终于新鲜出炉啦!通过总结往年的不足,今年也是有了许多新的突破~18年的流星雨日历实现了全文翻译,字数相较于去年几乎翻了一倍!不仅如此,为了让我们的中文版本更为严谨,今年我们的翻译团队在一些词语的把握上特别询问了香港余惠俊老师、、林景明等资深同好的意见,在此,也对国内的这些同好所提供的的帮助表示衷心的感谢!相信随着我们翻译团队经验的不断积累与努力,以后的流星雨日历中文版也会越做越好~当然,如果同好们有任何建议,欢迎大家提出~详见下文

2018年国际流星组织流星雨日历网页版

编写:Jürgen Rendtel

http://www.imo.net/resources/calendar/ 

特别说明

本文由国际流星组织发布的《2018 Meteor Shower Calendar》翻译而来,原版为英文。

整理/排版/审核:邢崇(新浪微博:@田园星空 xc、邮箱:1501366324@qq.com)(如遇到相关问题或有任何建议,欢迎海峡两岸来函探讨)

特别感谢:余惠俊、叶泉志、林景明、杨旸、罗林(新浪微博@天文在线)等同好所提供的支持帮助

核心翻译:邢崇、白璇、李海洋、杜天智

参与翻译:何川、鲁港、刘师垚、邢臻、吕婧仪、郑幸源、王逍、张昕、拜美君、许译文、杜萌萌、金凯英、吕柏衡、吕翔宇、梁钰林、单家辉、施予欣、王婧彧、万笑生、姚航、王子麟、曾丹力、仇小愚

【如无特别说明,文中采用的均为北京时间

  更多往年流星雨等天文信息欢迎访问:有趣天文奇观 

  名词翻译变动特别说明:

  经由香港天文学会余惠俊老师等同好建议,并参考中国天文学会天文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命名标准、维基百科等权威文献,现决定规范以下翻译方式:

  ZHR(Zenithal Hourly Rate)中文规范名称为:天顶每时出现率(rate 一词倾向于比率)。

  为了避免公众误解,对于有南、北不同分支的流星雨,应把表示南、北的名词翻译至星座后,如,金牛座北流星雨宝瓶座δ南流星雨,而不是北金牛座流星雨、南宝瓶座δ流星雨(因为容易让人误认为有一个星座叫“北金牛座”、“南宝瓶座”)。

  望各位同好在以后的科普、科研等工作中统一使用以上规范,以免对公众造成误解。

http://www.imo.net/resources/calendar/ 

1 简介

  欢迎来到第 28 期国际流星组织(IMO)流星雨日历。本日历旨在于引起观测者们对定期出现的流星雨的注意,并为大家提供由模拟计算得到的潜在活动信息。包括潜在的特殊流星活动(额外峰值或流量增加)以及观测证实的普通流星活动。两者可能都会有助于增加我们对流星体母体与流星体流之间多种效应及作用的了解。希望该日历一直会是你计划流星观测活动时的得力助手。

  如今,相较于目视观测,受月光干扰影响较小的流星视频网络一年四季都能进行。因此,我们首先来为目视观测者们提供月光干扰方面的信息。年度三大流星雨峰值期间的月相条件分别为:象限仪座流星雨时接近满月、英仙座流星雨时接近新月、双子座流星雨时为上蛾眉月。月光条件对于极大期间的天琴座流星雨(上弦月)、猎户座流星雨(满月前不久)、狮子座流星雨(上弦月过后)来说,只留下了短暂的无干扰时间。宝瓶座η流星雨期间会遭遇月光强烈干扰(亏凸月),宝瓶座δ南流星雨和小熊座流星雨达到极大时接近满月。而天龙座流星雨出现在新月时段。

  虽然 2018 年并没有预计的壮观爆发出现,我们仍要预告一些有趣的活动。总有一些难以预料的流星活动存在发生的可能,因此适时的流星雨观测应当贯穿全年进行。尽管多数观测者们通常活跃在大型或中等强度的流星雨出现期间,但任何人都要谨记:新的活动也可能会发生在其它时间!通过视频以及无线电或雷达系统,我们可以进行连续的监测,当然在无月光干扰的夜晚,目视观测同样值得。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完善之前已建立的包括流星群边缘轮廓在内的相关数据模型。综合不同(观测)方法获得的数据,可以提高预测结果的可靠性并有助于校准我们的观测目标。但对于许多人来说,定期的目视观测可能有些不切实际,因此流星雨日历的一个目的便是为大家指明一些值得去进行观测的有利时段。它列出了具体有哪些需要我们格外注意并加入观测行程的流星雨。

  流星雨日历的核心是流星雨目视观测清单(见表 5),它会不断更新,因此它也是现今所能找到的最准确可靠的流星雨目视观测列表。不过它仅基于我们在编写日历时所获取的最佳数据,仍有待进一步完善。观测者们应当经常注意 IMO(官方)刊物 WGN 或其官网上最新的更改提醒。此外,我们也很有兴趣收到有关你所发现的异常活动的上报。为了更好地和其它流星雨数据相互联系,我们给出了完整的流星雨名称,包括 IAU(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流星数据中心列表中对应的编号。

  视频流星观测使得我们能够探测到更微弱的流星群。越来越多辐射点的确认,为我们建立流星体流与来源母体间的联系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有些来源可能仅产生单一的一场流星雨,并且不是每年都周期性回归,例如 6 月的牧夫座流星雨以及 10 月天龙座流星雨。我们从流星群模型计算可以知道,一个流星群可能产生几场流星雨,而且一个流星群也可能和多个母体目标有关。

  通过目视、视频、雷达和无线电等诸多观测方法,我们可以收集到流星雨的有用数据。目视和视频数据使得测定流量及流量密度的计算,以及根据亮度指数 r 和质量指数 s 来测定粒径分布成为可能。多台站相机的建立为我们提供了调查流星体流所需的重要轨道数据。对于光学观测而言,当辐射点过于接近太阳时,雷达及无线电观测却依旧可以进行(尽管光学观测同样有用)。诸如此类的流星雨已在表 7(昼间流星雨列表)中列出。

  国际流星组织旨在于鼓励大家收集、分析并公布来自全球各地的流星雨数据,进而提高我们对地球上出现的这些流星活动的了解。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我们建议观测者们收集观测信息时谨遵国际流星组织所给出的观测标准,并及时将观测数据提交到相应的委员会进行分析(联系方式详情见本日历末)。许多分析试图把通过不同方法所获得的数据结合起来,一来扩大研究的覆盖范围,二来对结果进行校正。感谢自 1988 年以来世界各地的国际流星组织观测者所做出的努力,我们才得以完成包括该流星雨列表在内的各种目标。但这也算不上值得骄傲的事,因为它完全离不开许多人长期以来的支持,我们也试图继续去建立一个更为完善的近地流星体流图像。

  对下文所提及的流星雨以及所有更为活跃的夜间、昼间流星雨极大时间的预测已经尽可能得可靠。但诸如,极大所对应的更确切的太阳黄经等问题仍有进一步的了解的必要。另外,部分流星雨在不同年份之间的变化意味着:在预测何时会有峰值增加活动时,以前的那些回归资料也只能作为参考。需要注意的是,本日历发表后,文中所给出的信息在可能还会更新或补充。有些流星雨的预测的依据它们流星体流的质量分布,因此通过雷达、无线电、拍照、视频以及目视等方法观测所得到的极大时间可能不尽相同,甚至未必属于这些本来的流星雨。本日历的大多数有效数据都是就目视观测而言,所以如果使用的是其它观测方法,务必要注意这一点。无论何时,只要你能够进行观测,我们都祝愿你今年的观测工作成功地进行,当然也非常期待通过国际流星组织官网 www.imo.net 的在线表格收到你的观测数据。Clear skies!

2 背点流星雨

  背点流星雨(ANT)的辐射点大致呈一个比较宽泛的椭圆状,在赤经上有30°、赤纬上有15°的跨度,其中心位于黄道上的太阳背点东约 12°,它的名字也正是由此而来。如果说哪怕是活动微弱的小型流星雨都有着自己的辐射点,那背点流星雨就不算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流星雨(因此,它也没有国际天文联合会的流星雨编号),而是天空中一块不断变化着的区域。直到2006年,我们才试着定义这个既复杂又特殊的流星雨,但想要得到目视观测者证实往往又很难。IMO 的视频观测记录指出了原因——即使借助于仪器,想要从那块天区出现的多场流星雨中确立出一个明显、稳定的辐射点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建议观测者们只需把那些来自于背点流星雨的流星区分出来即可。除此之外,我们已经能够把七、八月份的摩羯座α流星雨,尤其是宝瓶座δ南流星雨从背点流星雨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个明显可辨的独立流星雨。随后的年份中,出现在九月初到十二月初金牛座流星雨主导着背点流星雨的那块天区,这也意味着该时段的背点流星雨应该并不活跃。为了给观测者提供更好的帮助,有一组图表画出了背点流星雨及附近其它流星雨辐射点的位置,来和表 6 中的位置数据互相照应。与此同时,关于背点流星雨的位置信息和可能的活动情况也都会在每一季的概要上给出。

3 一月至三月

  满月过后的 1 月 3 日,对于北半球观测者来说的象限仪流星雨(010 QUA)迎来峰值,今年流星雨的大幕也由此拉开。基于它以前的回归数据分析,今年的峰值应该落在 6:00 前后(1 月4 日)。

  如果条件理想,我们可以进行小熊座 γ 流星雨(404 GUM)以及一直持续到 2 月初的十二月小狮座流星雨(032 DLM)尾声的观测。南半球 2 月的半人马座 α 流星雨(102 ACE)以及可能出现在 3 月的小型流星雨——矩尺座 γ 流星雨(118 GNO)都能被很好地观测到。

背点流星雨

  1 月份起,背点流星雨的辐射点从双子座的东南部开始移动,先历经大半个月穿过巨蟹座,
之后 2 月的大部分时间途径狮子座南部,最终在 3 月经过室女座南部。尽管 IMO 经过视频资料
分析,认为它可能会有一个 ZHRs≈2-3、时间落在λ≈286°-293°(2018 年 1 月 6 日至 13 日
之间)的小峰值,但背点流星雨可能的 ZHRs 一般<2。λ≈355°(2018 年 3 月 17 日)前后的
视频资料显示,它在 3 月的大多数日子里 ZHRs 会有少量增加,能达到 3 左右。

  根据 Regina Rudawska 的预测,3 月 21 日 6 时 21 分可能出现由小行星 2016BA14带来的微弱流星活动。这些速度缓慢的流星(V =17 km/s)的辐射点应当位于赤经α=90°、赤纬δ=-50°,所以只能在纬度更靠南的地区看到。我们尚需要观测数据来证实(流星)活动的发生,以及它与小行星的关联。

  Peter Jenniskens 的《2006 年起天象预测列表》中,提到在 3 月 31 日 19 时 47 分(λ=10.463°±≥ 0.05°即至少有 1 小时的误差)可能会遭遇彗星 C/1907 G1 上一次回归的喷发物。辐射点在相当偏南的地方,位赤经α=309°、赤纬δ=-60°。不巧的是此时正值满月,但仍值得我们去核实任何可察觉活动的发生时间,这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识流星体流的演变。

  雷达及影像数据表明,在 2015 年 1 月 10 日 10 时 50 分(λ = 289.315°),巨蟹座κ流星雨(793 KCA;辐射点位于赤经α=138°、赤纬δ=+9°)可能会有短暂的爆发。在 2016 年的视频数据中,
也发现了类似的流星雨活动(Molau 等,2017 年)。虽然还没有目视数据,但我们鼓励观测者们去核实可能发生的活动(尤其是在 2018 年 1 月 10 日 05 时前后的时段)。此时背点流星雨的辐
射点位于赤经α=122°、赤纬δ=+19°,大约在它的(辐射点)东南 20°,而巨蟹座κ流星雨的速度(V=47km/s)比背点流星雨(V =30km/s)更快些。

本季度昼间流星雨极大的预测时间大致为:
  摩羯/人马座流星雨(115 DCS)——2 月 2 日 0 时、摩羯座χ流星雨(114 DXC)——2 月 14日 1 时。最近的无线电监测表明,摩羯/人马座流星雨的极大可能不定地落在 2 月 1 日到 4 日之间的某时间,而摩羯座χ流星雨所预测的峰值倾向于更为微弱并且偏晚多达一天。

  这两场流星雨的辐射点在太阳西侧且距角都小于 10°-15°,因此即使在南半球也无法目视观测。


小熊座γ流星雨(404 GUM)

 活动时段:1 月 10 日—22 日
 极大时间:1 月 18 日前后(太阳黄经λ= 298°)
 ZHR(天顶每小时出现率)≈ 3
 辐射点:赤经α=228°、赤纬δ=67°;辐射点漂移:见表 6
 速度 V= 31km/s
 亮度 r= 3.0

1481969823713046.jpg

  截至目前,我们对这个最近才在视频和目视数据中发现的微小流星雨还了解甚少。就速度而言,来自该辐射点的群内流星看起来应该和小熊座流星雨接近。有关它的活动周期及流星雨参数的所有数据都只是暂时的,仍需进一步确认。1 月 17 日的新月为观测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半人马座α流星雨(102 ACE)

 活动时段:1 月 31 日—2 月 20 日
 极大时间:2 月 8 日 15 时(太阳黄经λ= 319.2°)
 ZHR(天顶每小时出现率)= 可变,通常 ≈ 6,但有可能达到 25+
 辐射点:赤经α=210°、赤纬δ= -59°;辐射点漂移:见表 6
 速度 V= 58km/s
 亮度 r= 2.0

1514120562881306.png

  半人马α流星雨是南半球夏季观测的热门之一。根据以往的记录,可能会出现明亮的、甚至火流星级别的群内流星。尽管它的流量经常会出现很大的波动,但在 1988-2007 年间,峰值时的平均 ZHR 仅仅为 6。不过,在 1974 年和 1980 年,持续了仅有几小时的爆发显然产生了达到 20-30 的 ZHR。2015 年 2 月 14 日进行的机载观测记录到了显著活动,而预测中将于 2015 年2 月 8 日出现的爆发却没有得到证实。因此,还需要更深入的数据来获取有关流星体流的结构及分布情况。基于视频资料,今年所给出的活动时段较往年会有所缩短。对于大多数位于赤道附近的人来说,该流星雨的辐射点很接近(南)天极,对于深夜时段的观测来说,辐射点将会处于一个不错的高度。今年的极大时间紧随下弦月之后,为深夜营造了一个有利的漆黑夜空。

有关更多内容请参见《2018年国际流星组织流星雨日历网页版》或《2018年国际流星组织流星雨日历PDF版

相关阅读

  1. 2018年重要天象详情(我国可观的):http://mp.weixin.qq.com/s/MAuLRw7ST3ZuzAv2i7Jj2Q  ;

  2. 2018年我国地区可见重要天象简述:http://mp.weixin.qq.com/s/umPnyut1_Nd_U2f-EPnZlA  ;

  3. 2018年日月食简略(内含中文视频):http://mp.weixin.qq.com/s/ZRyU_Nv9jbEF1qp0Pb1cig  ;

  4. 2018年较大型的流星雨简介:http://mp.weixin.qq.com/s/FhFCJxrCtFxArPIAPZiVaw  ;

  5. 2018年行星动态简略:http://mp.weixin.qq.com/s/v7bl43CInlPRKq2lUoEWQA  ;

  6. 2018年行星相合简述(小于1度):http://mp.weixin.qq.com/s/MLiTK1B6tm-YYpkFcnFCuA  ;

  7. 2018年月掩亮星简述:http://mp.weixin.qq.com/s/IY1boBN6GRw_LJqJ5vumcg  ;

  8. 2018年天象NASA – SKYCAL版本分类:http://mp.weixin.qq.com/s/Pnx8G_i41a4GfhM4J2ykaA  ;

  9. 2018年重要天象:http://interesting-sky.china-vo.org/2018-calendar-of-astronomical-events/  ;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31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2018年流星雨日历中文版

  1. Pingback: 2018年重要天象 – 天文在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